首頁 > 新聞公告 > 協會動態 > 領導講話 > 打通中國歷史傳承內在邏輯和中華文化血脈的關鍵點

打通中國歷史傳承內在邏輯和中華文化血脈的關鍵點
——柳斌杰在“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審稿會上的講話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2020-01-20 11:30:57      瀏覽次數: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中國出版協會理事長、十二屆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原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署長 柳斌杰



    “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審稿會現場。

    西北大學出版社 供圖

 

 陜西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發源地,黃土、黃河形成的黃色印記,是我們文明的底色。幾千年來,在涇渭兩岸的土地上,演繹了許多重大歷史事件,涌現出許多英雄豪杰,對中華民族的歷史進程發揮了巨大作用,我們有必要好好地研究開發這些歷史文化資源。

 中華文明具有悠久的歷史,然而真正有文獻記載年代的“信史”卻開始于西周共和元年,此前的歷史年代都模糊不清,國際上也不太認可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歷史,所以,國家把文化戰略的研究重點放在夏商周,比如夏商周斷代工程,對之后“信史”的研究還不夠深入。

 事實上,秦對于確定中華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很重要的意義。世界開始知道中國,就是從秦開始的。秦統一六國后,才出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模型,西方所認同的中國國家,也基本上是從秦開始的。秦大一統的建立,也是世界歷史上一件大事,它是中國向世界的第一次整體亮相,比羅馬帝國尚早200多年,所以秦是相當了不起的,是值得我們中華民族自豪的。

 秦從聚落部族,發展到偏僻小國,雖然受封比東方三國晚了300多年,但是后來居上,經過800多年艱苦卓絕的努力,最終統一中國,這800多年的奮斗偉業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它代表了我們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精神,是我們今天仍需繼承的意志品質。

 在這個奮斗過程中,秦作為西部邊陲的一個蕞爾小邦,周王朝卻給了它很大的壓力,承擔著安定西域、對抗北部各個民族長期騷擾與侵害的重任。在此期間,秦穩定了邊疆,發展了自己,經歷了亂世開國、稱霸西戎、坐穩關中、南取巴蜀、東挾魏晉、列國爭雄、橫掃六合的過程,最終建立龐大的帝國,并開始中央集權設計:行郡縣、統一度量衡、書同文、車同軌、行同倫。這個歷史進程,對于中華民族形成一個統一的國家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周秦先后在同一地域發展壯大,周朝所培育和施行的禮文化,在其成長和治理的地域范圍內有著深厚的土壤和持久的影響,秦承周而興,受益于地域文化的浸潤涵養,在一定程度上繼承了周文化的核心成分。秦結束春秋戰國800年紛爭,開啟了中央集權的全新時代,可以說,秦是打通中國歷史傳承內在邏輯和中華文化血脈的關鍵點,因此,研究秦史與秦文化對于找回我們文化的根、延續我們的文化血脈是至關重要的,對于探析中國歷史的全貌和規律性有重要作用。

 近些年,考古發現成果喜人,許多遺址、墓葬出土了大量秦代實物資料,特別是諸如放馬灘秦簡、睡虎地秦簡、里耶秦簡等文獻資料發現,為學界對秦形成系統化的新認識、新研究創造了條件。通過出土資料考證,可以辨析、揚棄前人的觀點,通過比較研究,可以得出新的成果,在諸多方面實現突破。比如說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這一雍城郊外發現時代最早、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秦漢“皇家祭天臺”的發現,使秦代祭祀研究大有可為。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和發揚學術民主,尊重差異,包容多樣,提倡不同學術觀點、不同風格學派相互切磋、平等討論。這些年,學術研究民主科學的氛圍越來越好,許多概念化、公式化、定格化的歷史結論,受到實事求是的研究結論的挑戰。比如說,秦統一以后,在徭役、奴隸、文化方面實行的一些措施,引起了當時東方諸國知識分子和后來歷代知識分子的“罪秦”情結,所以在對秦的記述評判上,往往突出其苛政、重役、嚴刑峻法的一面,這樣就出現了標簽化的秦朝,缺乏全面的研究,尤其是對秦在建立統一國家、形成中華民族國家形態方面所作的貢獻認識不足。

 而今天,我們就可以在科學民主的學術氛圍里,以國際化的視野,從歷史發展規律、民族復興走勢的角度,探討秦在政治變革、國家統一、中央治理、探索法治、交通全國、擴疆開土等方面所作的巨大貢獻。

 基于長期從事出版管理工作的經驗,見證了諸如湖湘文庫、荊楚文庫、燕趙文庫,甚至新疆文庫、青海文庫等偏遠地區文化項目的成績,以國家支持的出版工程帶動學術研究,調動學界積極性,成為推動文化繁榮的重要方式。陜西作為中國歷史文化的重要發源地,也應該積極作為、行動起來。“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列入“十三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這就是地處陜西的西北大學出版社所做的具有國家和民族意義的重要文化建設舉措。

 今天聽了各位專家學者研究的最新成果和“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的進度,我深感欣慰。“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貫徹了在重寫中國史的總體框架下寫新史的新理念,運用了比較世界其他文明進而發現中華文明獨特價值的研究新方法,采用了考古發現和出土文獻的新材料,吸收了國內外當今研究秦史的新成果,必將成為當今中國秦史研究最高成就的代表力作。

 西北大學出版社是有學術品位和文化擔當的出版社,在關學經典整理出版和學術研究方面作了重要貢獻。這次又擔當了秦史與秦文化研究的重任,團結了一批專家學者,培育了較高素質的編輯隊伍,策劃了一批學術類重大選題,這是高度的文化自信和自覺的統一。作為出版界的老同志,我對他們傳承歷史、守正創新的學術追求,表示高度的贊賞和熱情的支持,希望繼續發揚光大。

 最后,再一次感謝各位專家和出版社所付出的勞動和努力,也希望大家繼續保持熱情,確保進度,加快完成這個重點工程,為社會奉獻一部秦史與秦文化研究的權威佳作,讓中華民族統一帝國體制形成的歷史更準確更豐滿,讓中華文化多元融合終成一體的血脈更清晰更流暢。

 (本文系作者在2019年12月18日“秦史與秦文化研究叢書”審稿會上的講話)

上一篇:柳斌杰:精品圖書為小康社會提供智力支持
下一篇:返回列表

秒速快三开户